19日一大早,一篇刊登在中青報上的名為《“天才韓寒”是當代文壇的最大醜聞》的倒韓檄文在互聯網上引起一番輿論嘩然。從文章內容中包含的情緒來看,作者肖鷹不夠公允。至少在事關韓寒是否代表的問題上不夠保持客觀冷靜,因為質疑僅僅只是質疑,拿不出實際證據證明對方抄襲或代筆,又怎麼能夠下這種韓寒是當代文壇最大醜聞的斷言。
  不論是評價韓寒還是評價其他人,都應恪守一定的專業精神。特別是這種批評涉及對方名譽,更應該講究嚴謹客觀以及證據。謾罵式的大批判,不足以推動文學進步,更談不上凈化文學空氣。
  近年來,公共輿論場在圍繞韓寒的討論上,容易陷入強烈的站隊意識,而缺少真正意義上的文學討論。肯定韓寒者,當然不僅僅是所謂的“腦殘粉”。其中不乏看到了韓寒作品中所具備的批判意識。例如《三重門》對應試教育機制的諷刺,《長安亂》對反武俠的成功刻畫。
  但這些作品,放置於文學史的角度而言,僅僅算相對比較優秀的作品,寫出這些作品的韓寒,也只能說是有些才華的青年作家,與所謂的“當代魯迅”以及“文學天才”的形象還是有一定的距離。
  當然,韓寒從未接受過這樣的稱呼,但商業文化的火爆容不得他以實際行動拒絕這種期望。一本又一本新書的出籠,簡單地對博客文章再包裝再推銷。大概是韓寒粉絲也會感到驚訝,偶像韓寒這些年再也未出過新的小說集,所有新書均是博客文章的整理,如《可愛的洪水猛獸》等。如果說這些文章,就代表了80後文學的未來,這未免有些可悲。因為儘管韓寒這些文章讀起來十分有趣,也帶有一定的社會批評意識,但從文學的角度而言,這些文字僅僅算一些頗有玩味的諷刺段子,其文學價值甚至不如他早期的小說。
  但為什麼韓寒的火爆未曾冷卻?這背後有著深層次的雙重因素。就個人因素而言,韓寒足夠聰明,善於幽默調侃的文風也利於傳播。就機制因素而言,當下文壇確實問題重重。“魯迅文學獎”名不副實,多次鬧出醜聞,商業文化對偶像作品的熱衷,對新人新作的冷淡,有實力的新寫手難以浮出水面。韓寒的出現,恰符合了當時社會打破既有文學秩序的心理,而現在的持續走紅,則是對昔日影響的成功運營。
  告別站隊意識與粉絲心態,從專業角度出發評價韓寒,結論自然不難得出,這是一個優秀的青年,也是一個善於運用商業的青年。韓寒開通微博,那一個“喂”字便能轟動網絡,便足以說明韓寒昔日名聲所具備的品牌效應。《後會無期》作為一個新晉導演的新作,並無多少創新之處,卻也可以既收穫商業勝利——突破6億票房,又得到坊間美贊,就是這種品牌效應的直接產物。
  肖鷹從美學角度出發認為韓寒的電影藝術價值不高,這種論說還是比較靠譜的,他的失誤就在於把這種針對作品的評價與尚未證實的韓寒代筆聯繫在一起,落入了為批判而批判的窠臼。因為說到底,韓寒雖然具有十分強大的影響力,但畢竟只是一個商業文化的圖騰。如果他真的抄襲抑或代筆,在如此強大的倒寒風潮下必然會被全面起底,又如何瞞天過海,欺騙世人?郭敬明的《夢裡花落知多少》抄襲莊羽的《圈裡圈外》,不就被扒了個底朝天,落得個法庭敗訴的結局。
  評價韓寒應從專業角度出發,這個持續多年的爭論應該以這種方式畫上句號。□晚報評論員 楊興東
  (原標題:評價韓寒應從專業角度出發)
創作者介紹

美國留學

hd21hdbq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